技术栈

主页 > 大数据 >

理解 token 周转率

技术栈 - 中国领先的IT技术门户

基本上,所有 token 都会有这样的执念:“供应总量恒定,所以随着 token 需求的增加,价格肯定会上涨。”

这个逻辑没有考虑到周转率的问题。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通过深度解析一个例子来解释周转率问题。然后我将研究降低周转率的机制。

一个高周转率的例子

门票诈骗(制作一些表面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门票)是一个大问题。

将活动门票的发行放到区块链上是一个合理的案例。如果举办方接受基于区块链发行的门票,那么这个解决方案将会消除所有门票诈骗事件,因为你无法双重支付基于区块链的资产。

在区块链上发行门票可以带来其他好处,包括不允许转售,转售利润分红回归举办方,限制转售数量等。票务上链也可以为举办方、演出方和消费者创造许多价值。它消除了诈骗,减少了黄牛数量以及降低了中介费用。

虽然我喜欢这个区块链案例,但是作为一个加密货币行业的全职投资者,实际上我没有理由去持有 Aventus, TicketchainBlocktix 这些 tokens (这三个都是基于区块链的票务发行平台)。即使这些平台被广泛使用并处理数百亿美元的交易,但他们底层的 token 机制不够完善,所以底层 token 的价格不会产生大幅上涨。

我们来假设一个平台,叫做 Karn 。

消费者想要购买以美元计价的门票,作为购买票过程的一部分,他们可以购买 Karn tokens ,但他们甚至并不想持有 tokens 超过几分钟。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动力去持有这些 token,而且还会承担对标美元的折价风险。

举办方也没有动力去持有 Karn tokens,因为他们也想要规避折价的风险。在消费者用 tokens 换取音乐会门票后,举办方将会把 Karn token 交换为他们首选的法币。注意,这个交易循环可以利用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如 0x,可以在几秒内完成。

事实上没有人想要持有 Karn token。实际上这个案例的所有权 token 创造了一个很差的用户体验,在购票过程中引入了一层没有必要的摩擦层。任何人只有一收到 Karn token 就会马上交换成其他东西——不是门票(消费者)就是美元(举办方)。

即使 Karn 成为了票务发行的全球标准,也没有人想要持有它。随着 Karn 的全球化,对标 BTC / ETH / USD 的 Karn token 交易量可能飙升,但相对交易吞吐量,价格可能只是弱线性增长。

那些能从 Karn token 交易量增长中获利的主要利益相关群体是做市商,他们为进入和退出市场的人提供流动性。随着资产交易对的成交量以及流通性的增加,买卖价差将会低至为 0 ,这对消费者和举办方都是好处。

更直白的说,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剔除黄牛的存在,举办方仍然是有利的,消费者因为得到了诈骗保护也能从中获利。

量化周转率

下面是周转率的推算过程:

周转率 = 总交易量 / 网络平均价值;

转化为:

网络平均价值 = 总交易量 / 周转率;

可以测算任何时间跨度下的周转率,不过通常每年测算一次。交易量可能难以测量,因为这不仅包含交易所的交易,还包含场外交易以及这种 token 自身平台的实际使用情况。

可以这样说,如果一种资产的周转率为 0,那就意味着在一年内,没有人对其进行买卖。缺乏流通性会导致这种资产内在价值相对于其交易价格会出现折价。资产需要一定的周转率来实现其完整的内在价值。这种差异也被称为流动性溢价。

当没有人想持有所有权支付 token 时,周转率与交易量就会成线性增长。根据上面的第二个方程式,交易量可以百万倍地增长,而网络价值仍可保持为一个常数。几乎所有的应用型 token 都面临这个问题。

降低周转率

下面是某些协议通过某些机制降低相关资产周转率的例子。

  1. 引入利润分成(或 buy-and-burn)机制:例如 Augur ($REP)网络向 REP 持有者支付他们为网络服务的费用。REP token 就像出租车营业执照:你为了获得为这个网络服务的权利就必须得付费。具体来说,REP token 持有者必须将事件结果反馈给预测市场。一个利润分成的机制可以降低 token 的周转率,因为随着市场价格的降低,它的收益会增加;如果收益涨得足够高了,追求利润的市场参与者就会买入并持有 token,从而推动价格的上升和周转率的下降。

而且,现金流让 token 使用传统的现金流贴现模型来估值更容易。注意:不理解 Augur 的 token 利润分成可阅读 Mutilcoin Capital Augur analysis and valuation.。

  1. 在协议建立赌注功能从而实现锁仓:这个包括实现网络层共识的权益证明机制(PoS),而相对于实现节点间的共识,有更令人称赞的理由进行锁仓。例如, FunFair 是一个在线博彩游戏平台。FunFair 只支持一对一的游戏,游戏者直接与房间(赌场游戏运营商可以创建房间)进行游戏。该房间必须持有一定的资金储备以防支付高度不可能事件。比如一个用户在老虎机中赢了很多,或者连续赢了10次。赌场游戏运营商需要锁定其全部 token 的 50 % 。

  2. Burn-and-mint 平衡结构Factom 是最好的,可能也是唯一的例子。

许多协议已经实现了燃烧销毁的概念(没有挖矿),特别是 FunFair。我严重怀疑那些通过通货紧缩来制造 token 价格上涨的货币。长期来看,通货紧缩型货币会给持有者带来怪异的激励,会由于过度的投机造成不必要的波动。Burn-and-Mint 这一机制解决了这一问题。

在 Factom 中,使用协议的费用是 $ 0.001 ,注意是以美元为单位的,不管 FCT 的价格是多少,每次使用都是 $ 0.001。按照系统协议的设计,用户通过燃烧销毁 tokens 来获得协议的使用权。协议每个月将铸造 73,000 个新的 token 并将这些 tokens 分发给验证节点(Factom 拥有自己的链,其 token 也不是基于 ERC-20 的)。如果在一个月内用户没有燃烧销毁 73,000 个 tokens,供应量增加,就可能会导致价格的下降。如果每月销毁超过 73,000 个,供应量较少,价格就可能上升。长期来看,协议的使用跟价格就会呈现线性关系。

Burn-and-mint 这种动态结构是可行的,因为 Factom 有自己的链。基于 ERC-20 协议的 token 的网络验证节点不能通过通货膨胀得到补偿。不过 Burn-and-mint 这种模型对基于ERC-20 的 token 也是可行的,即使有点棘手,因为没有做出特殊贡献的网络参与者是不应该得到通货膨胀产生的 token 的。同时,技术上:通货膨胀很难实现,因为智能合约不能像一个守护进程一样进行自动通胀,它们必须是被触发的。

注意: 想深入了解请阅读 Multicoin Capital Factom analysis and valuation.

  1. 游戏化,激励持有

我们重温一下票务的例子。因为许多演唱会的门票总是被快速抢光,举办方可以基于币天(持币量 * 持币天数)对消费者进行购买优先级排序。如果足够多的举办方采纳了这个机制,周转率就会降下来。

另一个例子: YouNow 推出了一种所有权加密货币,叫做 PRORS,在视频直播期间用户可以使用这种货币给内容创作者小费。YouNow 服务更有可能根据创作者持有的 token 量来对其内容进行排序。这创造了一种有趣的动态,内容创作者的收入是用 PROPS 来支付的,但需要转换成法币来支付账单。另一方面,他们想要通过囤 token 的方式来增加曝光度,从而产生更多的消费收入。

  1. 成为一种价值存储:这是目前最难实现,因为它不是一种特定的设计机制,而是一个更广泛的技术可行性以及市场接受度问题。如果人们真心相信一种 token 可以作为价值存储,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性他们会更倾向于大量持有而不是为了别的东西卖出。

持有一种资产的一种原因就是认为它的价格会上涨。理论上,这会降低周转率并且推高资产的价格。比特币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持有一种资产的另一种原因就是认为它的价值比较稳定。许多稳定币项目如 Maker and Basecoin 都在尝试创造一种在开放市场上价格稳定的去信任资产。

成为一种通用的价值存储是及其困难的。只有少部分的项目至今还在尝试实现这个愿景。目前还不清楚长期赢家会是怎样的主导地位。但我们可以做一些假设,针对那些占全球市值 20%~ 30%的少量货币,你可以做出完全合理的参数,如 按百分比 75-5-5-5-5-5 分,或者 8 / 2 分,这或许就是未来他们所能占的主导地位。尽管资金有很强的网络效应,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影响有多强,也不清楚市场需要有多少竞争,以减轻与单一超级货币相关的宏观风险。

结论

周转率是影响长期,非投机性价值的一个关键的杠杆之一。

许多应用型 token 没有提供一个有力的理由让 token 持有者持有超过几秒。没有投机的情况下,具有高周转率的资产很难去保持价格的长期上涨。

因此,协议设计者将会更好地将一些机制融合到他们的协议中,以鼓励持有,而不单只是使用。

责任编辑:admin  二维码分享:
本文标签: token周转率举办方Karntokens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