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短不可藏
己短不可藏
12天前 · 14 人阅读

程序员、网络工程师、数据库管理员这类人构成了 IT 共和国的主体,这个阶层是十九世纪的产业大军在二十一世纪的再现,只不过劳作的部分由肢体变成大脑,繁重程度却有增无减。

在渺如烟海的程序代码和迷宫般的网络软硬件中,他们如二百多年前的码头搬运工般背起重负,如妓女般彻夜赶工。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除了部分爬到管理层的幸运儿,其他人的知识和技能很快过时,新的 IT 专业毕业生如饥饿的白蚁般成群涌来,老的人(其实不老,大多三十出头)被挤到一边,被代替和抛弃,但新来者没有丝毫得意,这也是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算遥远的前景……

这是我无意中在微博看到的一段话,觉得字字渗透人心,参悟出了it互联网发展的真理!之后一查,这段文字竟然是刘慈欣写的,出自于他科幻小说《2018 年 4 月 1 日—刘慈欣》。

一个科幻作家,竟然把 IT 程序员这个行业研究的这么透彻,写的真的是过于真实了。以前我们经常自嘲自己是码农,码畜,而刘慈欣已经把我们现在的工作比喻成彻夜赶工般的妓女。

你们感觉写的真实吗?其实,回过头去想想,随着时代的发展,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所谓的人工智能智能时代,大数据,云计算,世界可能确实也越来越需要程序员,程序员也越来越多,然后再想想我们自身的工作,每天重复的复制,粘贴,确实像码头的搬运工,每天干着苦力,而这个苦是脑子的苦,而不是身体的苦。

可能世界上 80% 的程序员干的工作都是这样,只有那 20% 的程序员在为那 80% 的程序员提供者他们需要搬的砖。

再想想我们之前有人调侃人工智能的背后,智能都是来自于人工。程序员,算法工程师写了智能的算法,而算法要想智能,就需要大量的数据来训练,我们不得不投入大量的工程师去打标签,去做数据,去喂饱算法。

这么一想我们程序员真的干的确实只是脑力的体力活。

我感觉我们程序员更像孕妇,而且是需要不停生孩子的孕妇,不停的生孩子,而这个孩子就是我们的代码,生孩子,养孩子,调教孩子,世界上最累的就是妈妈,当然也最伟大。

说到我们需要不停的生孩子,你是不是想到上面刘慈欣说的彻夜赶工般的妓女了?

不知道哪个更形象,但是都是为了说明我们程序员的苦。

其实有一点可以证明,就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我们程序员将会越来越累,需要做的事就会越来越多。

自己是一名五年的前端程序员

如果你依然在编程的世界里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规划,可以加入web前端学习交流群:731771211 里面可以与大神一起交流并走出迷茫。小白可进群免费领取学习资料,看看前辈们是如何在编程的世界里傲然前行!群里不停更新最新的教程和学习方法(进群送web前端系统学习路线,详细的前端项目实战教学视频),有想学习web前端的,或是转行,或是大学生,还有工作中想提升自己能力的,正在学习的小伙伴欢迎加入

点击:加入

收藏 0
赶工 刘慈欣 孩子 前端 web 程序员
评论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