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yu Tai
Xiaoyu Tai
8天前 · 1566 人阅读

尽管这套AI系统仅仅局限于30个地区,却已经帮助揪出了8721名官员。该系统相互参照大数据,以评估数百万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和个人生活。


该系统由某机构开发和部署,用于监督、评估或干预公务员的工作和个人生活,可以访问150多个受保护的数据库,以便相互参照。


据参与该计划的人员称,这使得该系统能够绘制复杂的多层社会关系图,从而分析政府员工的行为。


研究人员表示,这在发现可疑的财产转移、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征用和房屋拆迁等方面“特别有用”。


然而,该系统并非没有缺点。


研究人员说:“AI也许会迅速揪出一名腐败的官员,但它并不是很擅长解释它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所经历的过程。虽然它在大多数情况下正确无误,但你需要人员与它密切配合。”


比如说,该系统可以立即发现银行储蓄数额的异常增加,或者是否有人以官员或亲朋好友的名义购买新车或竞标政府合同。


一旦发现了可疑之处,系统会算出腐败行为的可能性多大。如果结果超过设定的标记,就会提醒当局。


参与该计划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计算机科学家表示,在这个阶段,上司可能随后联系这个受到严密审查的人,可能帮助他避免“走上不归路”。


Zero Trust实验仅仅局限于30个县市,仅占某国行政总面积的1%。涉及的地方政府位于相对贫穷和孤立的地区,远离政治权力中心。


另一位参与该计划的研究人员表示,其想法是“避免引发政府官员当中对于治理中使用机器人的大规模抵制”。


自2012年以来,Zero Trust已经揪出了8721名存在贪污、滥用权力、滥用政府资金和裙带关系等不当行为的政府雇员。


虽然一些人已被判刑,但大多数人在受到警告或轻微处罚后还是被允许留住饭碗。


据研究人员声称,不过,其中一些政府已停用了这套系统,其中一名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对这项新技术不是觉得很满意”。


某地方官员表示,他所在的部门是少数仍在使用该系统的政府机构之一。


“这并不容易......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说,他坚持认为该计划的主要目的不是要惩罚官员,而是在“腐败的早期阶段”“挽救他们”。


并表示“我们只是将机器的结果作为参考。我们需要核查并验证其有效性。机器无法拿起电话打给有问题的人。最后的决定总是由人来做。”


纪委官员需要帮助科学家根据从以往案例积累的经验和知识对机器进行训练。比如说,纪委官员花大量时间手动标记各种类型的数据集当中的异常现象,教机器应该寻找什么。


一些官员可能会伪造数据,但该机器可以比较来自不同来源的信息,并标记有差异之处。研究人员表示,比如说,它甚至可以调用卫星图像,调查村庄修建道路的政府资金是否最终落入了某个官员的口袋。


一些官员对该机器访问敏感数据库的权利提出了质疑,因为既没有法律也没有规定授权计算机或机器人可以这么做。


难怪这套系统正在被原先签约使用的县市停用,仍在使用它的那些县市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研究人员觉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几乎没有什么希望。


信息来源:南华早报


AI技术社群欢迎加入,群主微信:guanhongyan1023(备注任职单位+职位,否则不予通过)


收藏 0
ai 官员 系统 政府 机器 人员
评论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