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Go
BetaGo
7天前 · 3 人阅读

本寒冬之下,众多企业纷纷储粮过冬。因为几乎所有企业都在抱怨,这个冬天格外寒冷。

刚刚过去的2018年,还让许多人记忆犹新。曾被资本捧上天的独角兽纷纷折戟,破发一片,坑人一堆;P2P雷声不断,众多企业纷纷爆出裁员计划。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着票务平台一哥的-猫眼娱乐,终于要上市了。然而,在A股数百上市公司预亏,雷声一片的情况下;文娱业又刚刚经历了一番整顿和优化。从时机上来讲,猫眼选择此时上市并不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覆巢之下,哪有完卵?

大年三十,猫眼在港股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01896.HK”。1896对于电影人而言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数字,这一年堪称是中国电影元年。或许,这也是猫眼的初心?但从盘面上来看,猫眼开盘微涨,但没坚持到一分钟即破发,截止收盘,跌幅达1.08%。

上市破发,融资缩水;套用流行的话语来讲:知否知否,猫眼压力山大有木有?

一.血亏的猫眼

从猫眼上市首日的表现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这只“眼”。

无独有偶,在招股书里猫眼也明说了:公司未必能在不久的将来盈利,也许根本无法盈利。如此坦诚,有一说一的背后。是管理层面散发出来的一股浓浓的不自信和无底气。

猫眼的前世今身

2012年2月,美团娱乐部门开展了在线电影票务业务,也就是美团电影。

2013年,更名为猫眼电影,并于2016年被美团完全剥离出来,独立运营和发展。

2016年4月,猫眼获美团(新美大)亿元及以上A轮融资。

同年5月,光线传媒6%股份(价值23.99亿元)和近24亿元的现金,占有了猫眼电影57.4%的股权。

2017年5月,光线传媒通过一些列股权抓让,共计持有猫眼文化77.13%的股权。

2017年9月,猫眼获光线传媒10亿元的战略投资。而且,猫眼电影与微影时代合并组建了“猫眼微影”,原猫眼CEO郑志昊出任CEO。

同年11月,猫眼获腾讯10亿元战略投资,估值超200亿。

2019年2月4日,猫眼IPO,上市首日即破发

6年预亏20亿元


分析指出,猫眼之所以得到如此“待遇”。与其财务表现和多年以来的持续亏损有着很大的联系。招股书中显示,从2015到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分别实现收益为5.98亿元、13.78亿元、25.48亿元和30.62亿元,期间录得的经营亏损分别为12.98亿元、5.08亿元、7610万元、1.44亿元。

也就是说,2015年至今,猫眼累计亏损额已超过20亿元。按照坊间的说法,猫眼在亏损的道路上可谓是一路小跑不停歇。然而,这些还不是故事的全部。

据称,猫眼很有可能在2018年继续产生亏损;预测这一亏损金额较2017年更大。主要原因在于2018年农历新年前后,用于激励消费者措施的开支激增,以及在此期间内应对竞争对手的市场竞争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未来巩固市场领导地位所致。

不仅如此,整个电影市场也算不上是良好。尤其是政策收紧和银幕增收放缓的大背景之下,猫眼的主影业务也遭遇了不小的挑战。

不容乐观的现金流

从现金流来看,难言乐观。

2016年到2017减,猫眼经营性现金均为净流入;到了2018年,这一情况出现了反转,截止到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净流出14.33亿元。

与其同时,猫眼账面的现金及金融资产从2017年的21.3亿元下滑至2018年9月底的15.03亿元,流动资金压力十分巨大。尽管账面上预付押金及其他应收款高达16.70亿元,但在正常业务运转下,这部分基本不具备流动性。

因此,猫眼的流动性资产仅有18.82亿元;然而猫眼的流动负债高达32.67亿元,两相对比之下,资金缺口十分明显。在风险条款中,猫眼明确指出:如果不进行外部融资,业务、财务及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二.猫眼的劲敌-淘票票

据猫眼娱乐援引艾瑞咨询的报告称,在在线票务市场中,截至2018年6月30日,猫眼的市占率为60.9% 的排名第一,第二名(淘票票)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3.9%,猫眼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

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猫眼这个在线票务平台的一哥身份,既得来不容易,而且也不稳固。因为猫眼有一个劲敌一直在不计成本的疯狂追赶,它就是淘票票-阿里的嫡系部队。

淘票票简介

淘票票前身是淘宝电影,2014,淘宝电影高调进入在线电影票务行业,2016年改名为淘票票。

2017年7月份,阿里影业收购博纳、华策在内6名股东持有的淘票票股权,对淘票票的持股达到了96.71%。

至此,阿里影业实现了淘票票完全控股。

穷追猛打的淘票票

2017年,猫眼并购了行业老二-微影。本以为能把淘票票甩开一大截,但事实证明猫眼还是too young to simple。背靠阿里的淘票票粮草充足,财大气粗,丝毫没有认怂的一点影子。

于是,就有了阿里影业以15个月净亏损16亿元的“代价”,抢占整个在线票务市场份额,淘票票直逼猫眼。在淘票票一系列 “高举高打”和大手笔,猫眼可谓是亚历山大。

猫眼专业版的出票数据显示,2017年10月猫眼市占率达到62.8%的高点水平,而2018年1–11月猫眼市占率月均值在55.4%–60.4%之间波动,2018年11月市占率则下滑至55.7%。这一数据足以证明,淘票票的凶猛。而2018年的票补新政,给了猫眼些许喘气的机会。


背靠阿里的淘票票

当时间进入到后票补时代,淘票票依然锲而不舍。双方的战场已经延伸到营销、内容投资;从抢用户市场到抢合作方。就在去年11月,淘票票宣布启动“用户和市场扩增计划”,计划将投入不少于10亿元。

李捷(淘票票总裁)接受媒体采访时明言:“我们是要争第一的”。

在淘票票步步紧逼之下,猫眼一刻不敢懈怠。

三.被握于巨头手中的猫眼

复杂的股权结构

从股权结构来看,光线传媒为猫眼的第一大股东,腾讯、美团、则分别为其第二、第三和第四大股东,他们的股权占比分别为48.80%、20.62%和8.56%股份。

从各方面来看看,猫眼都属于腾讯系,其CEO郑志昊也曾是腾讯的副总裁,但其中不乏尴尬之处:光线传媒是猫眼的大股东,可阿里却是光线传媒的第二大股东。这么一来,猫眼大股东的二股东是阿里;而阿里则是猫眼劲敌淘票票的控股方。

正是这样一层微妙的关系,无外乎有人认为:猫眼属于腾讯系,但猫眼与腾讯的关系,远没有淘票票之于阿里那么亲密。而此次猫眼选择如此不合时宜的上市,更像是多方妥协博弈的结果。

硬币的另一面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

在光线、美团和腾讯的支持下,猫眼也获得了无可比拟的流量和资源优势。2017年,腾讯更是推动了猫眼和微影的合并。可见,腾讯对猫眼的重视和支持。自2017年9月开始,猫眼与腾讯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期间,猫眼是腾讯唯一的电影、现场表演及体育赛事入口。还拥有微信及QQ钱包的流量入口。

在2016年5月,猫眼同美团确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关系,猫眼是美团及大众点评App上娱乐票务及服务的独家业务合作伙伴。这是硬币的一面,光鲜亮丽。

而硬币的另一面,则为许多人所忽略。再与腾讯、美团等巨头深度捆绑的同时,导致的后沟就是猫眼的流量严重依赖腾讯、美团。大量的月活、交易用户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从猫眼目前公布的活跃用户中,绝大多数都不是直接来自于猫眼APP,而是来自于微信、QQ、美团点评等。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尽管猫眼活跃用户超1.3亿,但仅有680万来自自有应用程序。而来自微信及QQ应用程序、美团及大众点评应用程序的,则分别为5560万、7220万。在线电影票务服务的交易用户数目同样如此,再次不再赘述。

可以看到,背靠腾讯、美团,既是莫大优势,又存在巨大的风险。

这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对于多数人来讲,购买电影票本身并所谓无品牌忠诚,那个入口习惯、方便就好;完全没有必要在单独下载一个电影购票APP。在招股书中,猫眼也承认,运营部分取决于猫眼与战略及业务合作伙伴的关系。

尴尬的局面


为了保持流量和用户,猫眼未来需要承担的成本将成为其能否盈利的关键。在猫眼申请IPO的时候,业内人士就曾指出。除了流量入口之外,猫眼和腾讯的业务其实关联不大,很难产生协同效应。比如,猫眼和腾讯影业从来没有达成过深度合作;而反观淘票票背靠阿里体系,获得的资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仅从牌面角度来看,猫眼的市场表现李颖比现在好太多。毕竟,拿下格瓦拉、微影之后,猫眼已经成为了在线票务的领导者。但无论从市场份额、营收情况和利润情况,猫眼和它收入囊中的曾经的竞品们并没有形成化学反应,这也是其迟迟不能盈利的最主要原因。

写在最后

整个电影市场增长的持续放缓,拟出台的在线票务“新政”,也是悬在平台头上的一把刀。再者和OTA平台的出行票务一样,电影票务本身不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

可以说,行业大势基本限制了猫眼的未来,可猫眼自己也没多大的野心。从其融资计划来看,猫眼更希望能够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田。

猫眼未来将何去何从?

只能拭目以待,毕竟娱乐行业雪坡还很长很长。

收藏 0
腾讯 猫眼 淘票票 票务 美团 2018
评论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