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栈

主页 > 大数据 >

不是怕AI,人类只是怕比自己强大的物种

如果我是AI,我想我一定能够深切感受到人类的那种渴望但又害怕的心理。人工智能势必将成为科技发展过程中革命性的技术高点,几乎全世界都在推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并且包括谷歌在内的各大科技巨头都设立人工智能创业基金。但随着阿尔法狗在围棋上多次碾压人类棋手,人工智能威胁论就不绝于耳。

人类其实怕的不是AI,而是害怕任何比自己强大的物种。

周末抽空去看了近期热映的《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熟悉前面两部的人应该知道,人类自己制造出一种致命的病毒,却能赋予猿类非常高的智慧,这种病毒在第三部中被称为“猩流感”。凯撒领导的猿类原本想与人类和平共处,但以上将为首的人类一方却继续捕杀猿类。显然在这部电影基调中,人类被刻画成恶性的一方,而猿类则为正义、善良。

上将的一番话道出了整个影片的关键,猩流感不仅能让猿类变聪明还能让人类逐渐退化,失去语言能力。最终更强大的猿类依然会统治地球,面对这样的物种二选一的抉择,上将毫无疑问选择捕杀猿类,毫无“怜悯之心”。而最终的结局,在一个小女孩的帮助下,猿类成功逃脱,上将感染病毒数去语言能力自杀。最后赶来的北方君也在雪崩中全军覆没,猿类得以存活。

这部电影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巧妙利用了观众的心理,将观众引入了正义的猿类一方,而人类则是丑恶的代表,最终人类灭亡,戏剧性的是人类小女孩的助攻。等看完影片回过头去想才发现有哪里不对……

同样的,AI和进化的猿类都是人类科技发展能够产生的产物。无论是智慧还是战斗力都不属于甚至高于人类个体,正如影片中上将对猿类统治地球的恐惧一样,我们今天也在担心者AI会统治人类。因为,从人类诞生以来我们自认为是地球的主人,是地球上唯一的高等生物,而且与其他个体的划分非常明确。这种优越感也让我们对可能超越人类的物种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

人工智能威胁论可以说是人类自己“科幻”出来的结果,但也不意味着完全没有发生的可能性。但因此而去阻碍人工智能的发展却是让人觉得荒谬。

首先,人类科技的进步是谁也无法阻挡的。万物的两面性让人工智能技术所能创造的价值也一定远远大于我们所能想象的任何坏的结果。而最终能够给人类造成威胁的智慧型机器人就是我们所说的强人工智能,也就是有自我意识能够像人类一样思考的AI。

我们与其担心AI的威胁,还不如担心我们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威胁。无数灾难片所传递的思想几乎都是“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来尝”,或是自然灾害、病毒或者变异生物。而且这种思想是被全球大部分人所接受的。

即便是强人工智能,其自我意识依然是人类所赋予的,类似人类在创造出一个与自己有着同样大脑的新物种,只是在本体上比人类强悍数倍。而AI的这种意识是需要人类去培养、锻炼的,就如训练婴儿一般,至少我是不相信人类这种“高兴不高兴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意识能够用一大串0和1这样的代码表现出出来。

那时AI可能不再是简单的机器人,而是一个新的物种。而AI的善与恶最终还是取决于人类怎么去用,就像《猩球崛起3》中一心想与人类和平共处的猿类最终被激怒加速了人类的灭亡。人类本身也有善恶之分,至少现在依然是“世界和平”。

换一种思路去思考的话,如果AI真的能够如人类一般的行为方式和思考,那么对于人类本身来说却是一种对自身物种的一种进化。即便AI与人类一直保持和平相处,终有一天人类物种会消失或者变成另一种模样,而AI依然是AI。

所以对于人工智能,既然无法阻挡继续发展的趋势,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正确使用。正如核能一样,足以毁灭地球的能量经历百几十年依然如此平静。

责任编辑:admin     二维码分享:
本文标签: 最终物种人工智能AI猿类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