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栈

主页 > 大数据 >

在“时间战场”,留给三线城市“头条”用户的时间不多了

鸦片战争过去100多年,那场战争将一种可供吸食让人产出愉悦幻觉的植物打上了罪恶,贪婪,成瘾不可戒的烙印,有书籍记载:“瘾至,其人涕泪交横,手足委顿不能举,即白刃加于前,豹虎逼于后,亦唯俯首受死,不能稍为运动也。故久食鸦片者,肩耸项缩,颜色枯羸,奄奄若病夫初起"。描述吸食鸦片的人就跟生病了一样,刀枪虎豹逼迫也不能动,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

网友戏谑,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0多年前躺着吸鸦片,100多年后躺着玩手机。

这其实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鸦片让人丧失是行动能力,手机何尝不是让人在丧失思考的能力?如果所有的科技都在为人类“少动脑”而努力,那科技最终只会成为人类等级划分的武器。

进入互联网时代,人类社会进入了指数级的飞速发展,电脑不仅能够更高效的指挥机器,还能辅助人的脑力,而且还有超强的数据收集和分析的能力,与人脑的配合越来越紧密,甚至逐渐替代人脑的的简单思考。机器的主要功能是通过人为的控制,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这也是人的肢体越来越懒惰的过程,那如果机器开始让某一类人的脑子越来越懒惰呢,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不说人工智能,就在现在,人类和机器的关系,已经逐渐演变成,要么驾驭机器,要么成为被机器控制的人。

手机上的“头条”,“快手”们,电视网络上各种狗血影视剧,综艺节目等等,都成了机器控制人的工具。

就拿“今日头条”来说,目前装机量超过7亿,用户画像代表为:三线以外城市低收入年轻用户。

用户画像是表象,我们撇开标签深层次的分析,为什么是三线城市而不是一线城市的低收入年轻人?其实互联网时代对于认知的获取减少了地域差异化,如果你是主动获取,一线和三线在互联网获取信息的途径和方式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这种差异化却正在逐步扩大,我们甚至可以武断的判断,今后一线城市跟三线以外的城市不论是人才还是财富的差距,会越来越大。这已经不是近水楼台的故事,而是“时间战场”中收割者和被收割者的划分。

生活在一线城市除了机会和压力,还有一种群体的焦虑感,就跟高考火箭班的孩子一样,这种焦虑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甚至是建立在优越感之上的。

焦虑其实是个好东西,它在“不敢失去”,“得不到”,“别人都有”的情绪中,不停的把你逼在一条正确的路上。

而失去了这种焦虑感的年轻人只能在北上广深焦虑的年轻人设计的APP中消磨时光,最终成为“时间战场”中最大的时间消费商,正式成为被机器控制的一代。

“今日头条”之所以达到这个规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算法和分发机制,而算法和分发机制的根本是掌握了人性的弱点。

它把内容和用户都打上标签,一旦你看过喜欢的内容,并表现出兴趣,相似同类的内容就跟机关枪一样不停的撞击着你的G点。我们把百度比喻成信息的收集器,用户需要自己去发掘自己想要的的内容(虽然内容有时候给你惨点假),在“百度”时代一线和三线年轻人的机会是均等的。而“今日头条”并不关心你想要什么,它只关心什么让你爽到欲罢不能就给你什么,从寻求愉悦的本质上源源不断的输送让你愉悦的内容。随着获取愉悦的成本降低,用户再也对需要付出大量机会和时间成本的事情提不提来兴致。按照这个逻辑发展,“今日头条”取代“百度”仅仅成了时间上的问题。

一线城市的焦虑感正是那种一直在身边警告你不要贪图玩乐,别人在进步的“班主任”,虽然讨厌,但是有效。而三线城市以外的年轻人,大家都是这样的放任自由,是没有这种讨厌的“班主任”的。

人的心智是如何构成的?根据“象与骑象人”的理论,人的心智构成是两部分:理智/非理智,而理智和非理智又对应着长期重大收益以及短期微小收益,通俗来比喻是,象和骑象人,象代表着非理智和短期收益,而骑象人代表着理智的长期收益。骑象人看得到远处的更大的收益善于制定长期战略,而象只关心眼前的食物是否好吃,会跟着好吃的东西走。

人的心智就是骑象人和象的长期博弈的过程,如果长期满足于眼前的食物,前进的路径是被大象控制的,这样很难得到远方巨大的收益。就跟看电视和学习一样,看电视是大象,会让心智的愉悦感在当下马上得到满足,但是长远看来没有任何用途,而学习是骑象人,需要长期坚持继而后期得到丰富的回报。生活中骑象人和象的例子不胜枚举,抽烟,吸毒都是大象,戒烟戒毒是骑象人,只要给大象的诱惑足够大,骑象人根本无法控制大象,也就是心智的失控,我们在生活中常见的失控案例太多啦,先看个综艺再学读书吧,吃完这顿再去减肥吧,刷完这波“今日头条”就去学英语…

“今日头条”们就是不停的给你的大象喂好吃的,鸦片不也是这样吗?它们都抓住了人类心智的弱点,控制了大象,所有能让你当下立刻得到满足并且对于长期收益漠视的事情,几乎都是控制了短期收益的大象,让骑象人完全失控。

“头条”们不仅诱导你享乐当下,放弃长期收益。还通过“简单性思维”让你思维僵化,丧失思考的能力。

上个月有相关媒体在“今日头条”报道了一则酒店共享床位【同住拼房】的产品,明明是一个解决单人出行住宿费用和体验的产品,每一个核心功能和业务细节都有理有据。但是头条的用户炸锅了,将近10多万的阅读,300多条回复,我整理了90%的观点:“共享又来骗钱了”,“约炮”,“不安全”,“同志乐园”…

我可以笃定这些评论用户几乎没有看完文章,只看了标题,迅速下拉到结尾看结论,然后粗暴的调用大脑已有的认知,因此得出一个自己认知的结论。这类用户已经被培养了快速阅读的习惯,他们的共性就是“简单性思维”,对于一篇文章,倾向于用熟悉的思维方式,去理解文章的表达,并快速“提炼”出他们认为的作者的观点,简单来说就是自己的“立场先行”,我只关注我能理解的东西,我只看文章的观点,然后套用脑子里的认知,得出对或错,支持或反对的观点。

就比方“共享”就对了他们认知里的“共享经济圈钱”,“酒店拼房”对应了“约炮”,“陌生人”对应了“不安全”,文章最后阐述了只支持“同性拼房”,然他们自然对应到了“同志”…

多么简单粗暴的逻辑,他们会强加自己的理解,并且代入自己有限或惯有的认知,根本不在意作者在陈述这些观点的论点论据以及背后的思维逻辑,在他们的世界更多注重对错和立场,可世间哪有那么多对错?这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思维的惰性和认知僵化。

生物体都有惰性,毕竟思考是耗费能量的。

每个人脑袋里都有一个认知容器,假设认知容器已经被各类认知塞满,如果有新的知识和观点进来,就需要替换之前的认知,这个替换过程需要耗费能量,但也是认知更替和学习的过程,生物机体会潜意识的拒绝能量消耗,并且启动保护机制,告诉这个认知应该是我认识的这样,这样的人群性格还有个代名词叫固执。而学习能力强的人,会在大脑建立知识库+知识模型(逻辑关系),然后结成一张认知的网,这张网是灵动,可以通过更替知识点和知识模型去实时更新的。这样是为什么网上的骂战,都是在甩观点和抖机灵,很少看到网上掐架还跟你讲逻辑和因果的。

认知的趋同性让他们非常容易认同和喜欢外部跟自己一样的观点和立场,排斥跟自己不一样的,所以网络口水战不可避免,职业喷子横行。可以想一下多少媒体利用用户的对错、立场、情绪做了爆款内容?

对于用户“简单性思维”的培育我们当然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卸给“头条”们,这是资讯爆炸的必然结果,人类头一次找到到这么迅捷的信息获取方式,在大脑还没准备好认知体系的时候,只能被动的做批量的存储。但是“头条”们在有针对性的催化这个进程,他们在计算用户大脑认知调用的算法,越来越精确的给你传递让你兴奋但又不用动脑的内容。新媒体运营者都清楚,逻辑性分析,有论据论点的长文是非常吃亏的。用户普遍的习惯是不用balabala说这么多,就直接告诉他们一个观点或者结论,最好图文,视频,他们没有耐心思考观点的逻辑性。现在的内容运营人员只需要深刻抓住用户的这个点,按照用户习惯和口味,抛出争议性观点,制造情绪共鸣,就能出一些没有营养但是阅读量可观的“好”文章。所有内容产出人员都是在花尽心思诱惑用户心智里的那头大象。在“今日头条”,更像一场数字和算法的游戏,所有用户成了计算的对象,加上算法和分发的套路,用户沉迷于对味的“好”内容,在对错和站队的中消费大量的时间,最终沦为“时间战场”的被收割者。

这种被“头条”们占领心智,又逐渐丧失了逻辑思维能力的用户,在一场看不见的“时间战场”的竞争中,究竟还留给他们多少时间?

这也验证了另外一套“奶嘴理论”,2/8原则注定了人类不需要那么多聪明的改变世界的人(今后可能是1/9原则),20%的人控制80%以上的财富并推动社会进步,而另外80%的人,必须限制他们的思维,让他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思考改变世界的事情,否则人类秩序会乱,他们只需要每天让心智里的大象吃好喝好,开开心心过每一天,正所谓活在当下。

当某一天,机器真的要替代这些叼着“奶嘴”的人,那他们的结果是什么?是被毁灭还是被“圈养”?这是个道德伦理的故事,但是习惯新刷着“头条”的年轻人,哪有心情思考这么远的事情,毕竟快乐的活在当下,还是是挣扎的活在未来,本身就是一道送命题!

责任编辑:admin  二维码分享:
本文标签: 大象心智骑象用户认知头条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